长江商报 > 安德利“蛇吞象”重组分步完成规避卖壳   南孚电池21年五次易主再谋曲线上市

安德利“蛇吞象”重组分步完成规避卖壳   南孚电池21年五次易主再谋曲线上市

2021-10-19 08:17:25 来源:长江商报
咪乐|直播|下载 因为不留家庭作业,使得教师能够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备课、教学交流上,保障教学的高品质。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游离在退市边缘的安德利(603031.SH)或将走向新生,知名电池生产商南孚电池的命运也将发生重大变化。

9月9日晚间,安德利公告,安德利或其控制的企业出资不低于24亿元,向宁波亚丰电器有限公司(简称“宁波亚丰”)收购其持有的宁波亚锦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亚锦科技”)36%股权。

与之相配套的是,安德利将其现有资产、负债打包出售给大股东陈学高。

对于本次重组,市场的解读为,南孚电池试图借壳上市。亚锦科技持有南孚电池82.183%的股权,安德利本次重组完成后,其核心资产为南孚电池。

成立于1988年的南孚电池命运多舛,曾频繁易主,上市计划也多次搁浅。近10年来,其经营业绩基本上原地踏步。

安德利的本次重大资产重组能否顺利仍属未知数。安德利提前大涨,囊中羞涩从哪里筹集18亿现金用于收购等,这些都将是重组的绊脚石。

两家公司股价抢跑

股价率先抢跑,安德利的本次重组,或存在内幕消息泄漏。

8月26日,安德利大涨7.79%,股价为29.32元,次日,再度大涨7.26%。随后,经过几个交易日调整,9月6日至8日,股价持续小幅上涨,9月9日,再度大涨6.05%,股价为36.48元。至此,股价已经上涨了34.12%。

在此期间,股价一直躺平的新三板公司亚锦科技也起飞了。从8月23日开始,其股价不断上涨,其中,9月3日、6日,涨幅分别为15.56%、28.85%。9月9日,股价大涨16.41%。在此期间,股价从0.74元/股上涨至1.49元/股,翻了一倍多。

两家公司股价大幅上涨的谜底揭开了。9月9日晚间,两家公司同时公告,涉及股权转让事项。

安德利公告显示,9月9日,公司控股股东合肥荣新、大股东陈学高与宁波亚丰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由宁波亚丰向安德利或其控制的企业转让其持有的亚锦科技13.50亿股股份,占亚锦科技总股本的36%,股权转让价款暂定为不低于24 亿元。最终的交易价格将依据评估报告协商确定。

本次交易构成资产重组,分四步实施,收购亚锦科技股权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安德利将现有资产、债务打包出售给公司大股东陈学高,交易价格暂定不低于6亿元。

根据各方约定,本次收购亚锦科技36%股权的24亿元,采用现金支付。安德利或其控制的公司支付18亿元,陈学高支付6亿元。

值得的一提的是,陈学高曾是安德利实际控制人。因为安德利经营业绩整体上表现不佳,陈学高债务缠身,2019年,陈学高通过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等形式,主动让出对安德利控制权,引进的资本方为资本市场上知名的资本玩家赵永刚,其还实际控制有A股公司东山精密、蓝盾光电。

那么,陈学高到哪里筹集6亿元现金支付本次股权收购的现金对价呢?

9月10日,安德利公告,陈学高与宁波亚丰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陈学高将其所持安德利16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转让给宁波亚丰,转让价格为39.03元/股,转让总对价约为6.56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表面上看,陈学高本次转让股权,是为了筹集上述转让的交易对价,实际上,是本次重组的第三步,交易对方宁波亚丰入股安德利。

在分析看来,这是为宁波亚丰推进借壳上市做铺垫。

本次重组的第四步,是安德利将分步实施,最终完成对亚锦科技100%股权的收购。

亚锦科技的核心资产是南孚电池,其持有南孚电池82.183%股权。安德利本次重组完成后,其核心资产也是南孚电池。因此,市场一致认为,南孚电池在变相借壳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重组,分步实施收购亚锦科技股权,较好规避了重组上市规定。同时,由于是采用现金,不发行股份,无需证监会审批,降低了重组的难度,提高了重组速度。

不过,安德利到哪里筹划18亿现金,令人担忧。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0.92亿元。

南孚电池资本路命运坎坷

安德利本次重组的焦点,是南孚电池曲线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南孚电池成立于1988年,是中国最大、世界前五的碱性电池生产商,是中国知名的民族品牌,稳居第一阵营。

不过,稳居国内龙头老大位置的南孚电池资本之路异常坎坷,多次易主。近年来,其发展基本上是止步不前。

南孚电池成立之时,由南平电池厂、华润百孚、福建中基、福建兴业银行及建阳外贸共同出资设立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主要从事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

1999年,南孚电池发生了第一次变化。当年,摩根士丹利联合荷兰国家投资银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鼎晖投资等成立香港中国电池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电池”),并以此为平台收购了南孚电池53.725%股权,成为南孚电池的控股股东。

2003年,摩根士丹利等投资者又将中国电池的控股权转让给美国吉列集团。2006年,美国吉列集团被宝洁集团收购,中国电池的控制权又转到了宝洁集团手中。

公开消息称,在吉列集团和宝洁集团控股期间,为避免其与自身旗下金霸王电池竞争,二者均对南孚电池的经营决策实施控制,对其在新型电池产品的开发、向欧美市场产品输出以及国内市场定价等方面进行限制。这也使得南孚电池不仅没有得到较好发展,反而有所倒退,由此也引发了控股股东与中小股东、管理层之间的矛盾。

2007年12月,宁波亚丰电器起诉宝洁集团,指责其利用南孚电池的销售渠道代工、销售金霸王电池,4年后胜诉。此后,北京中基等也起诉宝洁集团,并赢得官司。

2014年,南孚电池迎来历史性变化。宝洁集团内部战略调整,先后剥离了金霸王电池和南孚电池。鼎晖投资以5.8亿美元的价格拿下了南孚电池78.78%股权。

鼎晖投资由焦淑阁、吴尚志实际控制,收购之后对股权进行了调整,使得宁波亚丰持有南孚电池60%股权。

频繁易主的是南孚电池早就有上市梦想,包括去海外上市。结果均无功而返。

2016年,南孚电池迎来第五次易主。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南孚电池借壳上市,间接在新三板挂牌。

根据亚锦科技公告,亚锦科技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南孚电池60%股权,交易对价为26.4亿元。后来,又筹划了几次收购,最终,亚锦科技获得南孚电池82.183%股权。亚锦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焦树阁。

显然,进入主板市场才是焦淑阁的目的,也是南孚电池的梦想。这也是本次安德利重组亚锦科技的主要原因。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南孚电池的经营业绩并无明显增长。2013年、2014年,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5.87亿元、4.85亿元。

亚锦科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07亿元、3.09亿元、3.03亿元、1.75亿元。2020年有所突破,净利润为4.38亿元。

今年上半年,亚锦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9.22亿元,同比增长16.43%,净利润3.44亿元,同比增长40.28%,创了历史新高。

如果南孚电池本次曲线上市顺利完成,插上资本翅膀,公司可能会迎来快速发展期。只是,股价抢跑、支付现金对价的缺口较大,能否如愿,还存在不小的变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