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jonniemartin.com

后车座的疯狂 色翁荡熄月月

咪乐|直播|社区   一是将软资源开发计入GDP核算。

  秦笑笑不信他们没要紧事,不过林大嫂这么说,她就装作不知道了,客气的邀请他们进屋坐,吩咐惊鹊上了茶点。

    自始至终她都无视了方氏,明明白白的表露出对方氏的不待见。

    林家母子察觉到了,却是没有说什么。

    方氏心里不爽极了,暗暗瞪了秦笑笑好几眼。尤其是看到秦笑笑未施粉黛的脸,并未因怀孕长胖而折损容颜,且更添了几分贵气,她抓心挠肝的嫉妒着。

    “笑笑,自从你长居京城,咱们有大半年没见了。如今你一切都好,咱们一大家子也就放心了。”林大嫂拉着秦笑笑的手说起了场面话,隐隐带着几分讨好之意。

    “京城离得远,来回不大方便,劳大舅母惦记了。”秦笑笑轻松自

如的应付着,暗暗猜测他们这次过来的目的。

    林大嫂暗暗打量她,见她眉目间不显半点愁绪,还是当姑娘时那副闲适自在的模样,心里也不禁感叹她有大福气:“这次回来准备几日?”

    秦笑笑笑道:“待大哥成亲了,我们就回京。这也快过年了,府里还有不少繁杂的事。”

    她不管府里的事,这么说是怕林大嫂叫她去林家那边。

    林大嫂确实想提这事儿,听她这么一说只好说道:“也是,大过年的咱们小门小户都有忙不完的事儿。如今你又怀着身孕,怕是在孩子生下来之前,都没工夫到咱们家转转了。”

    秦笑笑面露羞愧:“确实有些日子没有过去探望外公外婆还有三位舅舅舅母,还要劳烦大舅母替我向他们赔个不是。”

    林大嫂嗔怪道:“这是哪里的话,你也不是故意不去的,没人会跟你计较这些虚礼。”

    秦笑笑一听,再次表达了一番谢意和愧疚,顺势询问起林老汉和周老太的近况来。

    二老的近况她已经从林秋娘那里听说过了,这么问是想看看林家大房对他们到底存着什么心思,会不会为了一点微末小利继续伤二老的心。

    “你外公外婆好着呢,到了这把年纪还能上山砍柴火,让他们歇着还不乐意……”林大嫂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言谈间并未流露出对二老的不满,更多的还是抱怨自家的糟心事。

    秦笑笑听她拐弯抹角的提到了陈丰,不停的夸晴晴姐有眼光,前面受的苦都是为了积攒后面的福,慢慢的猜到了他们今日的来意。

    一旁的方氏插不上话,又见林大嫂迟迟说不到正事,神情变得急躁起来,好几次强行要把话头掰过去,都被秦笑笑掰过来了,让她憋的一肚子气,却罕见的没有撒泼打滚。

    直到林大嫂也没有更多的话可说了,开始变得心不在焉,时不时觑一眼坐在对面安静喝茶的景珩和木头人一样的儿子,在纠结着什么。

    方氏则顾不得那么多了,不停的给林大志使眼色。

    一开始林大志没有动,待方氏开始两眼喷火,下一刻就要撒泼时,他躬着身子站起来,拘谨的对景珩说道:“妹、妹夫,屋子里待着没有意思,不如我陪你出去走走。”

    景珩也觉得屋子里没意思,但是并不想跟他出去。

    正要开口拒绝,秦笑笑就说道:“大表哥难得到咱家来,你就和他出去走走吧。明月惊鹊已经准备烧饭了,你们别在外面待太久。”

    景珩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咽下了拒绝的话,冲着林大志微微颔首,就率先离开了堂屋。

    林大志连忙跟了上去,只是心里完全不想跟自己不是一路人的表妹夫独处。

    景珩不在场,林大嫂也跟着自在了不少。她看着饮茶的秦笑笑,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刚刚过来时,看到你拿东西砸外甥女婿的脸,可是心里有啥不痛快的?”

    秦笑笑心神一动,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没什么,我和他闹着玩的。”

    林大嫂见状,劝道:“外甥女婿身份贵重,怕是从小到大没有被人拿东西砸脸,今日他肯忍让你,难保来日觉得你刁蛮。你心里不痛快忍忍就过去了,万万不能朝着外甥女婿使性子。”

    秦笑笑的情绪低落下来:“大舅母,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只是人这脾气一上来,哪还顾得上。”

    林大嫂暗道不妙,紧张道:“这是咋了?难不成你在婆家吃委屈了?”

 后车座的疯狂 色翁荡熄月月
 

    不能吧,之前小姑子不是说这外甥女很得宠?还是说小姑子顾着脸面,故意拣着好听的哄他们?

    竖着耳朵听的方氏更是满脸激动,一副巴不得秦笑笑被有权有势的婆家揉扁搓圆的模样。

    “大舅母,您也说了,护国公主府这样的门第,便是公主郡主嫁过去想使性子也要掂量一二,更何况是我呢。”

    秦笑笑擦了擦眼角,诉说着无尽的心酸:“每每闹起来,都是我先低头,时间久了,我这心里也憋闷的慌,便是怀着孩子,我也要克制着不敢放肆……”

    林大嫂听罢,心里一阵慌乱:这外甥女在婆家,竟是没啥地位吗?那、那他们今日不是要白跑一趟?

    方氏还没有意识到秦笑笑不受宠意味着什么,幸灾乐祸的说道:“这高枝攀的太高了也不好,瞧瞧这日子过的多可怜哟。还好我家大丫二丫受教,打小儿都不敢有这样的念头。”

    这话简直笑死人了,整个湖西村谁不知道她削尖脑袋钻营,想把几个将长成的女儿往高门大户里嫁。为此把不能给她闺女说上大户人家的媒婆往死里骂,骂的媒婆都不跨他们的门槛了。

    被她这么一闹,最可怜的是她的几个女儿。如今她们的名声毁去一半了,便是那些家境不如林家大房的人家,都不想跟她们结亲,怕沾上方氏这个奇葩。

    秦笑笑依然无视了她的话,也没有揭她的短,对林大嫂感激道:“怕爹娘他们担心,我只敢报喜不敢报忧,今日在大舅母面前我便没什么好隐瞒的,说出来心里也舒坦点。”

    林大嫂听完,还是不太相信:“外甥女婿不是给你那表姐的夫婿谋了个好差事,这是看重你才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拉拔他吧?”

    秦笑笑苦笑道:“大舅母,那会儿我刚怀孕,正逢他心情好,我一求他就同意了。换作其他时候,我也是不敢提的。”

    林大嫂心里愈发没底了,此番过来的目的也说不出口了。

    这下方氏才意识到不妙,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么点小事还要靠你求,你说你咋这么没用,连自己的男人都把持不住!”

    秦笑笑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呢,三从四德你不知道吗?还是说整个林家都由你当家做主,连大舅舅大舅母都要听你的话了?”

    方氏脖子一抻,得意道:“三从四德就是个屁,我让他林大志干啥他就得干啥。还有他们两个老的,将来得靠我和大志养老送终,一样得听我的!”

    秦笑笑简直无语,瞥了眼脸色无比难看的林大嫂,怒火汹汹的说道:“你这是不孝,哪有你这样做儿媳妇的!”

    方氏当即就要跟她叫板儿,被林大嫂一把拉开了:“行了,这里不是家里,你少嚷嚷!”

    说罢,不等方氏继续吵嚷,她试着问秦笑笑:“你看外甥女婿能松口给你表姐的夫婿谋到差事,能不能给你大表哥也谋一个?你大表哥性情老实,人也实在,绝对是干活儿的料!”

    秦笑笑面露难色:“大舅母,我、我……要不您直接跟他说吧,您是长辈,想来他会考虑一下。”

    林大嫂一见景珩就犯怵,连话都不敢多说,哪敢在他面前摆长辈的款儿,慌忙摆手道:“算了,我就是随口一提,哪能让你夹在中间为难,你这日子也不好过啊!”

    秦笑笑泪眼汪汪的看着她:“大舅母,还是您疼我。”

    希望落空,方氏翻脸无情,大声骂道:“你真是没用,嫁到那样的人家,连个小忙都帮不上,有你这样的亲戚还不如没有!”

    秦笑笑泫然欲泣的看着她的两片嘴,突然觉得碍眼极了。

 目的没达成,林大嫂留下来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林大志大概知道事情没成,情绪也低落下来,看起来更蔫吧了。

    唯独方氏奇葩,像是百八十年没有吃过东西似的,不等秦笑笑这个主人家动筷,就抄起筷子把每盘菜翻了个底朝天,挑拣着里面的肉吃,还不停的咂嘴嗦筷子。

    秦笑笑胃口倒尽,几乎不曾下筷,只默默的吃着碗里的白米饭。

    景珩全程黑着一张脸,多年养成的教养,才让他没有做出摔筷子离席而去的举动。

    林大嫂也看出来了,一张脸臊的通红,频频给方氏使眼色。

    方氏全当没看到,依然我行我素吃的满嘴流油,最后挺着吃撑的肚子用藏着黑泥垢的指甲,抠着卡在牙齿缝的残渣。

    抠出来后,还添进嘴里一脸回味的嚼两下。

    看到这恶心的一幕,秦笑笑的胃里泛起一股浓浓的恶心,她捂住嘴起身就往外跑,在院子里吐的昏天黑地。

    这是她怀孕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吐成这样,恨不得把胃都给吐出来。

    景珩的脸色更黑了,一边给秦笑笑拍背,一边给石头使了个眼色。

    最后石头把大吵大闹的方氏丢出了秦家,十分客气的对慌张无措的林大嫂说道:“侯爷脾气不好,还望您勿怪。”

    林大嫂哪里敢怪,忐忑不安的对还在吐的秦笑笑赔了个不是,就拉着林大志落荒而逃。已经顾不得想以景珩对秦笑笑的在意,哪会给她委屈受。

    不过想到了也无用,秦笑笑这么做是给彼此留了脸面,她要真的揪着这一点说道,最后没脸的只会是林家。

    她不是方氏,也做不来那些没脸没皮的事。

温馨提示: 所有数据内容仅供参考。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