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持证上岗!海南加快推进民间中医考证注册
2021-10-24 09:28 来源:海南日报

  在昌江黎族自治县,有一个黎医世家,传到卢明伟时正好是第九代。有不少患者慕名来找他看病,他却不敢随意接诊。

  “不是我对自己的疗法没有信心,而是我还没有行医资格,总觉得无法光明正大地给人看病。”卢明伟无奈道。

  在海南,有许多民间中医,面临着和卢明伟相似的尴尬处境。

  合法的行医资格,需要取得相关资格证书和执业证书,二者缺一不可。2017年7月实施的《中医药法》,为民间中医考取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打开了通道。截至目前,海南已有216位民间中医考取了资格证。

  但由于国家新开发的中医专长医师管理信息系统,未与目前的管理系统对接,导致取得资格证书的民间中医,无法注册执业证书。

  为打通民间中医持证上岗的“最后一公里”堵点,在今年开展的“查堵点、破难题、促发展”活动中,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开展系列先试先行措施。

  7月26日,包括卢明伟在内,海南首批65位民间中医成功取得中医(专长)医师执业证书,正式加入了海南医疗队伍。海南日报记者采访其中3人,通过他们的故事,了解民间中医的“转正”之路。

梁化一展示中医(专长)医师执业证书和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梁化一展示中医(专长)医师执业证书和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一副药搞定发烧

  国企职工业余钻研中医,患者送称“梁一副”

  8月16日下午,原本不出诊的梁化一,手机却不得闲——几个来电都是患者询问他的出诊地点和出诊时间。

  “我换了个诊所坐诊,所以不少老患者都在找我。”梁化一说着,神情里流露出些许自豪。

  他还记得,领到执业证书的那天,自己激动地写下了感谢信:“人老了,就很少能有感动的时候,但今天当省卫健委的人加班加点将执业证交到我手上时,我想代表所有中医专长医生深深地说一声感谢……”

  今年64岁的梁化一是广东人,退休前都在国企工作。31岁那年,他带儿子找广东一位名中医看病,与医生投缘,对方提出要收梁化一为徒,但条件是必须熟背《时方妙用》《药性赋》《濒湖脉学》等中医书籍。

  用了3年半的时间,梁化一将指定书籍倒背如流并成功拜师。可不久,由于工作调动,梁化一一家搬到海口定居。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海口认识了一位医术高超的民间中医,又抓住机遇继续拜师学艺。

  几十年下来,梁化一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钻研中医,儿子成了他开方治疗的第一个患者,逐渐地,他开始帮身边人免费看病。

  “看得多了,人家逐渐认可,都互相介绍来找我。我上班那时候,每天到单位,门口就有患者在等我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梁化一退休。

  梁化一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当看到2017年《中医药法》提出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认证时,他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

  “考核对我来说并不难,面对评审老师的提问,我自述的时候都没有说过瘾,解答问题、出方子、认药也是一气呵成。”梁化一说着站起身,从随身包里拿出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和中医(专长)医师执业证书,“你看你看,来之不易,格外珍贵。”

  如今,退休后的梁化一可以堂堂正正地出诊,创下了一天接诊106个患者的纪录。由于他治疗发烧基本开一副药就能搞定,所以很多患者都称他“梁一副”。

  “我正式拥有‘医生’这个身份后,感觉又重新上岗了。”梁化一感慨道。

坐诊中的陈清华。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坐诊中的陈清华。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终于有底气收徒

  他开办我省确有专长民间中医首个备案诊所

  7月26日那天,彭定良在省政务中心二楼省卫健委行政审批办公室接过执业证书时,脸上的笑容满是欣慰。

  “我七八岁就跟着家里的长辈学正骨。”这名祖籍四川的民间中医,一手正骨技法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

  成年后,彭定良也帮其他人正过骨,但因为没接受过正规的医学院教育,所以一直无法获得执业资格。

  后来,彭定良从事了其他工作,期间依然有不少患者慕名找他,最终,他还是选择传承祖辈的事业。

  “没有正式身份,给我带来了不少困扰,比如我没办法注册医疗诊所,也担心患者质问我是不是‘黑’医生。”彭定良坦言。

  如今,有了正式的资质和身份后,彭定良第一件事就是开设自己的诊所。这家诊所也是我省确有专长民间中医开设的第一个备案诊所。

  指着墙上挂出的中医诊所备案证,彭定良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为了证上这句‘该诊所备案事项齐全,予以备案’,我奔波了好几年。”

  2019年,彭定良就通过省内考核取得了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当时就想开办个人诊所,但苦于一直无法注册执业证书,“当时用于注册执业的国家新旧系统没有对接,这两年我几乎把涉及的所有部门都跑遍了,很多政府工作人员都成了‘老熟人’。”每隔一段时间,彭定良就要去省卫健委,问问执业证的办理进度,再去省审批局和海口市龙华区审批局,问问诊所备案的事情。

  “最难办的就是没有先例。我很感谢遇到的这些政府工作人员,他们为了解决我的执业证书注册和诊所备案问题,真的是‘手把手’地教我走流程。”彭定良回忆道。

  这张来之不易的中医诊所备案证是怎么出炉的?

  省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常务副局长张连帅介绍,工作人员先是收集需要申办注册的民间中医的相关信息,然后协调国家系统管理人员手工录入,再协调各市县审批机构打印医疗机构备案证,让民间中医先行开办诊所,等国家两个系统联通后再补录信息。

  彭定良说,他关注了国内其他省市的相关工作进度,“发现海南这方面走在了前面。”

  8月24日,当海南日报记者走进彭定良的诊所时,一名骨折患者刚刚结束治疗,“我跟着他看病很久了,前不久我手摔了,第一时间想到来找彭医生,治了10天左右,已经好了很多。”

  患者的口碑让彭定良感到,当年选择人生之路时做了正确的决定。更让他欣慰的是,有了正式身份后,自己也有底气将医术传给下一辈。

  “我有两个儿子,但他们都没有接棒我的医术,现在我要带教儿媳妇,让这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正骨技法能延续下去。”彭定良希望,能让更多老百姓享受到有效的中医服务。

取得中医诊所备案证,彭定良办起了个人中医诊所。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取得中医诊所备案证,彭定良办起了个人中医诊所。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自学成才转职中医

  先行先试政策助力中医文化发扬光大

  “这身白大褂,我真的等了30多年。”海南日报记者见到陈清华那天,刚好是8月19日中国医师节,他说,穿上白大褂后,才感到自己也是中国医师队伍里的一分子。

  陈清华与中医的结缘,要追溯到1984年。当时他读大一,偶得一本中医医书《伤寒杂病论》,产生了研读的兴趣。

  “当时很幸运,我们学校的校医出身中医世家,水平很高,我看《伤寒杂病论》不懂的地方就向他请教。”陈清华说,一边自学,一边请教,大学4年里,他利用课余时间不断积累中医知识。

  参加工作后,陈清华做过教师,后又在省内一家媒体担任评论版编辑。业余时间,他一有机会就找中医业内的教授和医生学艺。

  “跟老师抄方子我就抄了五六年。”陈清华说,2000年起,凭借自己的文字功底和中医知识积累,他开始往国内的医疗期刊上投稿,发表中医类专栏文章,连载了17万字。

  “我也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开方子,只是免费帮忙,没想过有天能成为医生。虽然也遗憾过当时考大学为什么没报考医学院,错过了从医的机会。”陈清华笑着回忆道。

  不过这份遗憾就如种子深埋心间,一有机会,立即蓬勃发芽——2017年,陈清华得知省里有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考试,便决心辞去工作备考。

  考试很顺利,拿到了医师资格证书,在等待执业证书发放前,待业在家的陈清华也没闲着,开始了新的备考之路,“我自学了西医执业助理医师的考试内容,把考试的14本西医材料学了一遍,很有信心考过。”陈清华笑着说,经过4年的自学,如今他可以把中西医知识理论融合应用到看病诊疗中了。

  今年7月,拿到执业证书后,陈清华正式出诊,主治妇科、儿科、内科、皮肤类等疾病,翻开了人生新的篇章。

  诊所附近的居民,有腰疼、颈椎疼的,也常来找他治疗缓解,“我觉得可以为患者提供家门口的诊疗服务,解决他们没时间去大医院看病的烦恼,挺高兴的。”陈清华说。

  从一名编辑转型成医生后,陈清华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新的认识,“以前觉得医者救死扶伤,有神圣的光环,直到我当了医生才体会到‘医生是人不是神’这句话,现在出诊看病,经常很晚才能吃上饭,把自己饿得胃疼。”陈清华笑了起来,却又说,从医是自己多年的热爱,也有继续走下去的信心。

  “我们何其幸运,有机会遇到这么好的政策,能一起把中医文化发扬光大。”陈清华说,海南结合国家考核政策,先试先行破解堵点难题,正加快民间中医“转正”的步伐,让更多有成效、有特色的中医疗法得到发扬。(本报海口9月9日讯)

  民间中医如何取得执业资格

  民间中医

  是指未经过医学院校培养,而是以师承方式学习或经过多年实践的一类非正式中医医生。

  《中医药法》第十五条

  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按照考核内容进行执业注册后,即可在注册的执业范围内,以个人开业的方式或者在医疗机构内从事中医医疗活动。

编辑:叶霖嘉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