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晨读 | 浙江路桥畔的回忆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华启南     编辑:史佳林     2021-10-24 07:00 | |
咪乐|直播|app|下载ios 只不过第一次上车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这个快赶上我家客厅的超大储物盒,别说是保温杯钱包了,就算是放一只狗也没有问题吧。

  故地重游,一路走来,心旷神怡。真是岁月沧桑,换了人间。

  苏州河(上海段)两岸沿线贯通,步行其间,每每想起学生时代在苏州河畔生活的情景。

  我大约在1932年前后随家人入住浙江路桥东侧、苏州河北岸(当时习称“浜北”),直到上海解放,可以说是天天面对苏州河。那时,苏州河是内河航运要道,每天来往着各式各样的货船,大抵是十几二十米长的木船,在市内行驶,都是依靠人力摇橹(大船双面有橹,小船单面有橹)、撑篙,出了市区才能张帆航行。绝大多数木船都是一家一户为单位,船民以船为家。

  在浙江路以西的苏州河两岸,大抵是各个仓库,也间有一些工厂(如新闸路桥西侧的荣氏福新面粉厂),而在浙江路桥东侧,尤其是浜北,则是鳞次栉比的商店。由于货运繁忙,因此南北两岸每隔几十米建有码头。在天妃宫桥(即天后宫桥,也即现在拓宽了的河南路桥)西北侧,则是客运码头,每天有开往苏、锡、杭、嘉、湖(湖州)各地(包括途经各个主要集镇)的班轮。往往一艘轮船要拖一二艘客船。从这里往西一直到福建路桥(当时叫老闸桥),两岸都是一般的货运码头。那时盆汤弄桥、山西路桥,已名存实亡。

  在浙江路桥东至南苏州路一侧曾有一垃圾码头,还有垃圾仓库,所以浙江路桥一直被叫成垃圾桥。后来垃圾码头迁往南苏州路靠近西藏路桥一侧,所以浙江路桥就习称老垃圾桥,而西藏路桥叫新垃圾桥。垃圾桥的西北侧就是四行仓库。这里附带说一下,某电视剧提及:苏州河泥城桥,很多人误以为泥城桥就是西藏路桥,实际上,那时的泥城桥应该是在北京路(现北京东路)、爱文义路(现北京西路)、西藏路(现西藏路)中间的大岔路那里,即原星火日夜商店门口一带。

  浙江路桥之东,近福建路、北苏州路一侧,是相当大的粪码头,约有几十米长(对面是一将近十间门面的染有深黄色的仓库)。当时,都是靠每天由粪车工人推着车到每户门口倒马桶。天亮前后,粪车工推车到每家每户门口,高声吆喝,就像滑稽艺人说唱中喊的:“哇哦……三层楼浪拎下来!”住在苏州河畔,每天半夜能听到不绝于耳的“咯隆咯隆”发出的粪车声。粪车木质黑漆,朝天一面一个大口(有盖),前侧有木塞。粪车一到码头还得排队,码头有三四个,河旁停靠近郊农村来装粪的小船(一般长六七米左右)。粪车推上码头,出粪时拔去木塞,倾泻而下,难免溅入河道,岸上岸下把码头、河道弄得脏乱不堪。

  近浙江路桥东北侧,还有一石灰码头,沿岸通常有七八条石灰船依次停靠。长约二十米、十多米,也是敞口木船。有一个特点,不能进一点点水,石灰一碰水就会溶化,发出爆裂声。我记得十多岁时,曾目睹一艘装满石灰的船不慎进了水,刹那间,噼噼啪啪烟雾腾腾,船上一家老小大哭小嚎,惊慌失措。几十分钟后,眼睁睁看着整艘船沉没水中,其状惨不忍睹。

  和黄浦江一样,苏州河也有潮水,每天有子午潮,特别是朔望潮,水很大。那时不像现在筑有堤岸,都是赤裸裸的码头,每逢涨潮,河水常常往阴沟中倒灌,有时不但整个码头被淹没,还会淹没大半条马路。潮退后,马路上垃圾遍布,一地狼藉。

  上海解放前,马路不像现在修路时逐步垫高,所以浙江路桥的坡度相当高,人力车、三轮车要上下桥相当吃力。桥两旁常有不少乞丐停立,每逢黄包车、三轮车要上桥,就在车后推一把,向乘客讨些零花钱。有时,有些乞丐把车子推到桥顶,待车子往下时,还会抢夺乘客的帽子,就是所谓“抛顶宫”。

  那时,马路上要饭的小乞丐也有不少,到冬天,又饿又冷,难免有“冻死骨”。我至今还清楚记得在1945年大年初一早晨(那年日本投降,所以我记得清楚),听到有人喊邻家门口冻死了一个小瘪三。我不顾大人阻拦,偷偷去了,看到一个小乞丐,衣衫褴褛,僵死在门口,大概是大年夜冻死的。

  近年我多次故地重游,看到两岸都筑起了堤岸,辟有可人行步道,一路走来,心旷神怡。真是岁月沧桑,换了人间。(华启南)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