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821章 鬼灾的复仇·下

咪乐|直播|app|下载 原因主要还是卫生方面,不想和别人用过的马桶产生接触。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为留影作伴,彻夜不灭灯。”

圣域·天火牢狱——第四条训诫。

XXXXX

“呜…”三壮的双手紧紧的抓着一根铁链,伴随着他的声音从低吼变成高吼,黑水中的水门被硬生生的拉开,顷刻间水流开始以漩涡的形式卷起流动,伴随着老大海辰的一声令下,众人纷纷的跳进水中,被漩涡吞噬后,顺着水流,一直从山腰处朝着下方前进着。

“还可以吗?”,姜溯光问着三壮,他双手颤抖着,擦擦汗点点头。

水流很强烈,一群人就像是坐滑梯一样,顺着水流一路往下,姜溯光只觉得脚底一空的时候,惜惜喊了一声“这儿”,一根绳索飞舞了过来,姜溯光抓住,顺势一个空中旋转,落地的时候就地一滚,站在了惜惜的身边。

这里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空间,抬起头看,山壁上面只有一个入洞口,水流还在不断的灌溉下来,新一轮的火把再次点燃,海辰喊道“报数,都还在吗?”

火把一个个的点亮,同伴一个个的说话,突然之间,歪嘴巴老李一声惊呼“黄泉树!”,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前方看去,那些从山腰处流淌下来的水流浇灌在墓地上面,顷刻间一朵朵黄橙橙的鲜花在地面上仿佛被唤醒般的绽放起来,紧接着水流涌动整个巨大的墓室,原本一棵光秃秃的死树,也如同枯木逢春般的迎来了复活。

先是枯萎的树皮渐渐变得有韧劲出现生机,随后便是巨大的树躯慢慢的挺直而起,紧接着在树枝上面,一朵朵骷髅头一样的黄色小花不断的蔓延出现。

“滋滋滋…”而树干下面那根苍劲有力宛若虬龙般的树根而是朝着四面八方的蔓延开,伴随着巨大的光芒闪耀而起,这棵高大十多米的黄泉树的树冠,如同一把巨伞般的撑开,一根根的树藤从树枝上面不断的垂落下来,随着地下风轻轻飘舞。

“黄泉树…真的是黄泉树…”,李老头垂涎三尺的走过去。

“别过去…”身后一名少年一声大喝,此人肌肤如同凝脂般白里透红,双目炯炯有神,额头有着“独宫印”,右手五根手指要比左手长了大概十几厘米,看起来像是恶魔的爪子般,他叫慕璃,正统发丘天官的传人,但是李老头好像听不到他的提醒一样,一惊一乍的喊道“看,棺椁,黄泉树上面就是棺椁。”

众人抬起头一看,果不其然在树冠上面,一座黑色流光闪闪的棺材立于树枝之间。

奇怪,刚刚都还没有,突然出现的吗?姜溯光十分的疑惑,这里是当年邪剑派的掌门诸葛青云的墓地,按道理来说应该要困难一些,这是什么?障眼法吗?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李老头已经忍不住了,疯狂的跑过去。

“让你别动。”,慕璃紧随其后的奔腾过去。

“黄泉树上黄泉果,黄泉果十万金一颗,十万金…十万金…我李家几代人都不用愁了…”,李老头的目光此时此刻只有黄泉树上面的一颗颗巨大的果实,那黄橙橙的果实就跟冬瓜一样的垂吊着,从正面看美不胜收,但是从后面看,每一颗果实里面都藏着一颗颗的骷髅头,十分骇人,而也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根黄泉树藤蔓突然从地面中冲锋出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将李老头缠绕住,将他拖入了地面之中。

“老李。”,慕璃眼疾手快的抓住李老头的脚,一秒后,慕璃一个后退,手里面只剩下一直断脚,留着累累的鲜血。

“地仙听令,一旋二转…”下一刻慕璃从怀中拿出了一块血红的四方印章,口诀之间,印章如同陀螺般的在天空中疯狂的转动着,慕璃不断的掐指念诀,右手一把将印章握住,单膝跪地,而后将印章狠狠的冲击在地面上。

天官赐福…

落在地上的印章顿时爆发出蜘蛛网般的红色线条后…

“砰砰砰砰砰…”一根根的黄泉藤蔓不断的从地面中冲锋出来,而后如同枯萎的蛇般,在空气中迅速的蒸发中,“喵呜…”一声猫叫声响起,姜溯光抬起头,只看到黑金棺椁上面,一只绿色瞳孔的黑猫迈着优雅的猫步站在棺材的边缘。

而后如同箭矢般的朝着慕璃冲锋出来。

“闪!”,羽月白舞动钉索缠绕在慕璃的腰间上面,将他拉扯回来,黑猫扑了个空,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再次冲锋上来的时候,海辰一枪打过去,子弹穿透猫的身体,黑猫从一只变成了两只。

“他会裂变,不要开枪。”,有人大声的喊道。

“喵呜…喵呜…”两只黑猫一左一右一边移动一边喊叫着,直接扑过来的时候,海辰一个就地翻滚闪避,而后朝着前方冲刺,大地之中无数的黄泉藤蔓再次不断的冲锋出来,而海辰将这些藤蔓当成了踏板,踩踏着藤蔓冲锋到黄泉树的树冠上面。

“升棺发财!!”,他振臂高呼,以天生神力将棺椁盖子推开。

自然系黑暗能力顿时澎湃的涌动出来,从海辰的眼口耳鼻喉疯狂的冲进他的身体中。

XXXX

圣域,美食浮岛上面,现在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法鲨和吞吞相继被关押进入了噩梦牢笼里面,紧接着便是被雷老虎重击出去的鬼灾,而在神魔偶南丁格尔的资料下,天灾一直都断掉的一口气,伴随着他深深的一个呼吸,总算是接上了,南丁格尔舞动着翅膀消失在光芒之下,接着天灾张开嘴,从口中吐出来了一颗荆棘花的种子,放入了下方的巧克力地面之中。

一地的荆棘花绽放蔓延的时候,天灾的力量也开始源源不断的恢复下来。

“老虎,谢谢了。”,天灾点头致谢,而雷老虎则是摆摆手示意不用这样的客气“职责所在,这次天劫倒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仅两名大将被抓,想必他们的行动计划,也会被打扰破坏,但是现在不应该是沾沾自喜的时候…”

“呼呼…”雷老虎吹了吹警帽上面的徽章重新戴上,目光看向前方。

琳琅满目的食物到处飞舞的时候,凶神恶煞的鬼灾从前方冲刺过来“雷老虎,我警告过你不要多管闲事,为什么不听?”,话音刚落,只看到鬼灾升腾到天空中,双掌对准雷老虎,而后“砰砰砰砰”一团团绿色的鬼火就如同机关枪般的不断的轰炸下来,雷老虎举起右手的手掌。

掌心之中,镶嵌着一颗特殊的天珠,这便是赫赫有名的——达摩天珠。

“嗖嗖嗖…”从达摩天珠里面爆发出一股股漩涡般的风暴,将鬼灾的鬼火纷纷的吸收干净,随后雷老虎眼神一个凛冽,一脚踏地冲锋而起,重拳轰向鬼灾被他抵挡住的时候说道“老鬼,人的认命,知道吗?命运早已经在无形中做好了选择,在冰海禁地度过余生,这是你的命,不要闹了,否则,我只能够以一个极其悲痛的方式收场。”

你我朋友一场,你应该知道,那是我最不愿意使用的方式。

“老虎,我他妈只想要一个说法,我不想要一直含冤,憋着一口气。”,鬼灾说话间双手爆发出刺眼的绿色光芒,将雷老虎推动开。

随即右手一个舞动,巨大的魔爪将虚空撕裂。

看着他就要钻进去逃跑,雷老虎猛然的一握拳,时间原石在地将时间停顿了五秒。

雷老虎一拳头将撕碎的虚空震回原形,而后再次用“空间原石”召唤出“噩梦牢笼”将鬼灾关押了进去。

虚界道-八荒·魔王降临!

鬼灾抬起头怒吼苍天,而后张开嘴爆发出一团绿色的光柱轰击在苍穹上,“轰轰轰…”顷刻间只看到绿色的光芒波纹在苍穹中源源不断的扩散着,而鬼灾的身躯,也在顷刻间暴涨,疯狂增大的身躯,让他“轰”的一声将噩梦牢笼震裂成粉碎。

“吼…”身高十多米的鬼灾爆发出一声咆哮,全身的绿色光芒如同绿色火焰般熊熊燃烧,脚步所践踏的地方,焚烧的绿焱将地面不停的摧毁着。

魔兵召唤-狱杀。

只看到鬼灾的双手冲刺进入虚空之中,而后从虚空中两把闪耀着紫焱光芒的战刀。

“锵…”的一声,他将双刀碰撞了一下后,一阵横扫…

“轰…”顷刻间紫色的霸道刀锋直接席卷了整个美食浮岛,成百上千的建筑都被刀锋所疯狂的斩断,而后鬼灾高高的举起双刀,狠狠的劈斩在地面上。

狱杀-魔兵过道。

轰炸在地面上的双刀狱杀爆发出两道撕裂地面的刀锋后碰撞在一起,而后一团紫色的火焰从地面中轰炸出来,紧接着只看到刀锋,变成了成百上千的紫色魔兵,身穿盔甲、舞动各式各样的武器,大片大片的朝着雷老虎攻杀过去。

“他怨气太强了,我请神灾大哥来吧。”,天灾这个时候说道。

雷老虎沉默不语间,举起右手,达摩天珠爆发出一个巨大的黑洞漩涡,将无数的魔兵纷纷的都吞噬了进来。

而后鬼灾双刀再次舞动,狠狠的朝着法鲨他们斩杀过来,两人震撼之中,封住法鲨他的噩梦牢笼被直接斩断,法鲨拉着还没反映过来的吞吞喊道“还不快走?”眼看着两人逃跑,雷老虎眼神中的锐利之色愈发的浓烈,而那鬼灾说道“神灾,你他妈以为躲着不出来,让一头老虎来跟我打就没事情了吗?我告诉你,你想得美!”

话音刚落,鬼灾气势爆炸,滚滚的绿色火焰在他的后背上面疯狂的燃烧着,竟幻化成了一对翅膀,扇动着让鬼灾的身体的冲刺到天空中。

而后下一刻,鬼灾的身体从天门空中疯狂的冲刺了下来,“嘭…”的一声直接穿透了整座美食浮岛,朝着下方的世界直接冲刺了过去,天灾看着眼前破开的巨大洞窟说道“事情已经超越了你的管理范畴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来搞定吧。”

“神灾已经知道了,是吗?”,雷老虎问道。

“没错。”,天灾点点头的时候,“轰轰…”他身后的一团虚空中爆发出滚滚的银色烟雾,将天灾的身体直接吞噬了出去。

世界,印度洋,卡尔曼斯岛。

嘻嘻哈哈的声音中,一群小孩正在沙滩上面烤鱼。

“巴萨股?(烤好了吗?)”,几个小孩将烤的焦黄脆香的鱼皮直接撕碎,抓住鱼肉就朝着嘴巴里面塞,然后咀嚼起来,笑的格外开心的时候,“嘭…”一个墨绿色的身影直接落地,爆发出来的风暴瞬间将沙滩上面的所有人全部都震的血肉模糊。

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岛上的居民们的旁观,大家朝着海洋里面看去的时候,一团巨大的海流旋涡从海洋中升腾而起,紧接着鬼灾双刀斩断了漩涡从里面冲锋出来,他悬浮在天空中看着四面八各方“我这是掉到哪儿来了?”

恩?下一刻他看到了岛屿上面有人,直接朝着那一片冲刺了过去,正当他要大开杀戒的时候,“轰轰轰…轰轰轰”岛屿正上方的天空中,一团银色的烟雾轰鸣的开始涌动了起来,鬼灾也看到了,他立刻“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躲?你躲得过初一,躲得了十五吗?”

从银色的烟雾中,天地人三灾穿着黑、蓝、白三色的钢铁西装率先的出现,随着银色烟雾被男人所吸收,穿着银色西装的神灾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

看着四周的人,人灾将腰间的黑刀直接拿出,刹那间一团黑色的霹雳在天空中炸裂,人灾一刀横扫,无数的树木都拦腰斩断,震的岛上居民纷纷的落荒而逃,场面很快就安静了起来,只剩下徐徐海风,和偶尔掉落下来的一颗巨大的椰子。

鬼灾用狱杀捅进椰子里面,然后举起来“咕噜噜”大口大口的喝着椰汁。

他顺手将椰子砸碎后,神灾抬手,扔给了他一袋喜糖。

“今天是阿梨大喜的日子,很谢谢你没有直接去婚礼现场闹,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她的叔叔,做叔叔的吃一颗侄女的喜糖,你有这样的耐心吧?”

神灾的话,让鬼灾直接敏锐的说道“你是不是死过一次?说话这样温文尔雅,不像是过去的神灾呀,喜糖?我当然会吃。”,鬼灾说着将糖果扔进嘴巴里面,潇洒的将袋子扔掉,然后挑衅的看着神灾“不要走那些无用的程序了,直接干,行吗?”

地灾走出来说道“阿鬼哥,我们四个,你一个人,你确定?”

“你们四个雾下门的狗逼,四个又怎么啦?”,鬼灾看到他们就不由的来气,立刻暴躁的吼道“当初我带你们不薄,为什么害我?为什么???”

当年在天空圣域只有一个大灾难,那就是他鬼灾,但是突然有一天,殿长从下面带回来了四个人,资质平庸,长相丑陋,他鬼灾当时完全没有把他们四个人放在眼里,但是就是这份掉以轻心,却为后来带来了灭顶之灾,鬼灾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晚上,他被殿长打败,然后被神灾他们收拾。

他想不通的是什么?为什么自己如此的忠心耿耿,殿长会对自己动手?

为什么这四个蠢猪一样的狗东西,会上升的这么快?

“我为殿长立下过汗马功劳,称之为左臂右膀也不为过,这样卖命的我,得不到好的结果吗?为什么要卸磨杀驴。”

鬼灾一句一句的问道“是我不够忠心吗?是我实力不够吗?”

“当一个将军,他的名声已经盖过了王者的时候,当一个将军,需要王者出面收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一个优秀的将军了,身为臣,应该要懂得取舍,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都要清楚,其实远没有那么复杂…”

神灾淡淡的说道

“只是在两种品相的走狗里面,殿长选择了,比较听话的我们。”

“一条让主人有危机的狗,是不配留在主人身边的。”

不可能,不可能,鬼灾喃喃自语着,然后大手一挥豪迈的喊道“不可能,我对殿长的忠心日月可鉴,我努力变强,帮他扫平障碍,让他睡得好好的,我有什么错?”

地灾说道“阿鬼哥,送你一句本身就很矛盾的话,发光的人,对于一些人而言,即便是站在那里,他也错了。”

鬼灾听不懂,他依然强调着自己“你们骗我,你们骗我,我要去问殿长…我要当面…”

“你再问一百次,也是同样的答案,也是一样的结果。”,神灾冷静的打断了他的话“当然了,身为鹰犬的我们,本职工作就是帮主人过滤掉不必要的麻烦,过滤掉不该操心的人,想必你还记得那个晚上,烙印在你身体上面的疼痛吧,我们四个都变强了,你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的,不是声音大就是道理,不是你想复仇,就能够成功的。”

遗憾的倍数,是成功的千万倍。

神灾话音刚落,鬼灾已经看到一团银色的烟雾涌动过来。

下一刻地灾猛然的升腾起双手,“砰砰砰砰砰…”四面八方的地面中一尊尊的佛像不断的升腾起来,而人灾跟随着神灾冲刺过来,手握战刀,天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鬼灾的身后…

百度